联系我们
  • QQ咨询:
      在线时间
  • 周一至周五:09:00-18:00
  • 周六至周日:10:00-17:00
困苦中磨练意志 志向下追求发展
2012-01-12 19:36:15 301
  • 收藏
    困苦中磨练意志  志向下追求发展

     

    虎穴考查以来,我就很少有时间闲得住了,因为有太多的事要做,特别是《虎穴记》和《鬼神论》的创作,同时还要上学,分数少了要遭批。之所以后来要创作《孩子们的歌》主要还是因为这里。是我的童年,幼年让我走上了教育的道路。让我爱上了教育事业,爱上了文学……

     

    奶奶对我的爱是极深的,其他的亲人也都是如此,但因为我的志向使我在困苦中挣扎。

     

    自从爷爷去逝以后,因考虑到奶奶无人作伴,其他兄弟也无人愿往,我便以此避过众家的口舌给奶奶作伴,实际上也有相互照顾。奶奶关注我的学习,生活,我时刻牵挂着奶奶的一丝安危,特别要照顾到大伯父的行动,因为他们的矛盾太大了,积怨太深,随时可能打起架来。我此时的工作是随时想办法阻止灾难的发生。后来终于没有出现大的状况。于是我开始了我比较固定的生活:

     

    早上起床吃饭上学,中途略微做点家务,中午回到家里吃完饭又回到学校,下午放学,做完作业,陪陪奶奶,一般是不用吃晚饭的。此外就应该是抽出几乎全部的空余时间进行虎穴考查

     

    当时的境况是非常恶劣的,但总能够苦中作乐,当时奶奶还耕种自留地,经常种的是些蔬菜之类,但根据季节种了很多,如绿豆、江豆之类也在其中。每到成熟的季节,收获了豆豆回家在太阳下晒过二三日,晚上就一起来剥掉他的皮,然后只晒种子。为什么要提到这个事情呢?因为在那些晚上,奶奶就给我讲故事,长期下来还讲了好多好多的故事,虽然我不是清楚地记得故事的情节,但其思想却在我的心中烙上了印迹。也许有好的影响,也许有坏的影响,也许没有影响。

     

    如此一来,我和奶奶的生活倒是很宁静。特别是我,内有奶奶的照顾和呵护,外有父亲、姑姑、姐妹弟兄的关爱。虽然面对着周围可怕的面孔,但仍没减家庭的温暖感觉,纵然有些时候痛不欲生。

     

    一九九七年,大伯父去逝了,奶奶虽然经常咒骂他,但他的死对奶奶仍然是一个重重的打击,谁让母亲始终是爱儿子的呀!从家庭的表面来看似乎和睦了许多,但实际上更多的是危机四伏。因为在大伯父家庭中缺少大伯父的威严,其妻儿更容易得意忘形。我更有些恐惧,但是竭力维护这个含有假象的和睦局面,不忍破坏宁静。但在这期间不免上学和进行虎穴考查,也许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己经把这些事当作事业来追求了,但表现得并不明显。

     

    一九九八年的暴风骤雨摧毁了这个宁静,却也带来了一些欢乐与安静。

     

    一九九八年夏天,连续下了很久的大雨,直到把我和奶奶的住所都淹了一尺来深,我清楚地记得:在屋子被淹了以后,奶奶仍不肯离开,甚至要我去地里弄几个玉米棒子做饭,当时真不解,但仍然去了。幸好三姑姑来了,后来父亲把奶奶背了出来。在危险之中奶奶给我下达危险的命令,我却执行危险的行动。我真的难以明白,当时为什么会那样做。也许是奶奶的执着吧!但我也应该明白:当日如果不是三姑姑和我父亲出于孝心的驱动来看奶奶,我和奶奶都将有生命危险,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,而我却仍在这种情况下执行了危险的行动。幸好当时没有出现大的问题。

     

    爸爸把奶奶背到了三姑姑家里(因为三伯父和三姑姑家离得最近,而我们都很清楚:三伯父家虽只隔一壁,但奶奶仍是不愿去的)。不久,天晴了起来,但那间屋是不能再住了,而奶奶不可能总住在女儿家,何况奶奶有三个儿子,是难挡口碑的。

     

    在此时节,本来我们都知道其他儿子家是没有希望的,但不得不与他们一度地商议,因为这些人很怪,既使你知道他不会做,但你仍需支捂一下,否则不知他们中的语言有多么的可怕。最终的结局也许无须再讲。

     

    后来搬到我家,我那高兴劲就甭提了。这也许是巧合,也许是天意,但终究是一个否认不了的命题。光能名正言顺、顺理成章就不是容易的事,偏是一场暴风骤雨来实现的。但从此也就标志着我是不是该成人了。

     

    这几年来,虎穴考查也稍有成绩,但仍需继续努力,我也没因任何事情而中断或终止。

     

    一九九八年,六年多的小学史终于结束了,总算升入了初中。本来我一直在想的问题:我升入初中以后肯定会住校,那时又只有奶奶一人在家了,这岂不是不好!却不料一场大雨把它给解决了。因为在家里,随时有我二姐照顾奶奶,我自然就很放心了。但是虎穴考查中我却有很多时候使奶奶不开心,甚至能使慈祥的奶奶动手打人。但我为了目标却从来都没有动过声色。但在其间使我炼就了一副硬骨头。日复一日地,时光如箭一般地飞速而过,也时时听到父亲说:一寸光阴一寸金,寸金难买寸光阴

     

    转眼间就到了2000年,这是比较特殊的一年。

     

    这一年我加入了比较厌恶的中国共青团,因为我实在想把我们那里团风提高一点,不要让人认为我们的团组织有些水气,削弱我们团组织的力量。同时,这年暑假我有一次很有意义的生活体验。

     

    我跟着我爸完成了我一生难忘的回忆。即:跟着父亲去翻盖瓦房。大热的天要站在极度酷热的瓦房上,虽然不是很高,但人不敢在外行走,吾父子却在这房上。天气实在热得紧,烈日高挂当空,似乎只照了这一片地,把所有的能量都聚到了一点。第二天我都不想去了,这实在有些熬不住,但也使我懂得了生活的艰辛,第三天在父亲的鼓励下终于完成了十多天的经历,这也为我后来教育观的形成,特别是教育手段上奠定了一定基础。

     

    但是,令人悲伤的是:奶奶在这年的九月逝世了。这时我己上初中三年级。爸爸及其他亲友都不告诉我。我星期六回来的路上还和同学们谈笑风生,最后还是在路上的认识我的一路人相告,才得以知道。顿时不由得不想起前一周的星期天我在家时奶奶还对我说:文儿啊!到学校要长劲读书哦!莫让你的爸爸为你生气!……”

     

    话语是那样的亲切,那样的充满关怀与爱,我可以骄傲地说:我虽然母亲过世得早,但我有一个好奶奶。泪水像冰雹一样重重地下垂,恨不能一步踏进家门,飞过大门,我太……

     

    回想起以前的所作所为,其实有太多使奶奶生气的地方,故而出现如此这般的情况,特别是虎穴考查,奶奶的去逝,我有太多的罪过啊!高文啊!高文,你到底在搞什么名堂啊!我开始了悲不自胜的时间。

     

    先不说这些,单说又要过年的时候,还有一件生命中比较大的事情,那就是终于走出了仪陇,到了一次成都,路过了一次南充。虽然只有几天时间。

     

    2001年不得不说是艰苦的一年。

     

    上半年最令人发愁的是考什么高中,因为当时我的成绩确实不差,那是数得着的,但不得不考虑父亲和家中的其他情况,因为爸爸为家庭确实己走过了太多的苦恼,想起都有些阵痛的。所以在同学的帮助分析下最终决定进入永乐中学,同时她和我都知道:外界环境对我的作用是不会超过我的抵制力的。这也是别无的选择。这个地方消费要低点,这样很好。但我们害怕父亲让我到其它学校去读,所以不得不采取措施。

     

    本来是想自学的,但父命难违,更何况父亲是不让我们一代吃没文化的亏,自学是不可能的了。进入高中是要中考的,这虽然是小菜一碟但也不得不考虑具体的做法。

     

    中考在人们的眼中是很重要的,在当时,我只是一个特例,而且是迫于家庭情况而出现的一个特例。当时家里的要求是狠的,学校也不亚于家庭,在平时表现出来的成绩是完全可以考一个比较好的高级中学校的。但我对自己有些纵容,放弃了高级中学校的好名字。当时我也很相信凡事多靠自己,环境因素,不是非常重要的。但确实不好办,我偏又不知还可以高分低就。所以后来倒想到了一个办法。中考的那一天终于来了。

     

    我却始终想不到什么极好的办法。最终只能让我的老师们失望了。决定每堂只做45分钟。当然语文要除外,因为作文题,是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交卷,加了二三十分钟,但还是第一个交卷的。但也有些不甘心,三年,甚至更多时间学来的东西在沙场中不能使用,现在想来虽然有些后悔,但对当时的选择还是信任的,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我的总得分率是66.9%对此我觉得很成功。中考之后,暑假真的很长。

     

    也许以前曾说过我的考查是在20009月我奶奶去逝时就告一段落了。但其实真正结束是2001年暑假。

     

    中考之后,我满怀惆怅,对所谓的名利根本不放在心上,什么毕业证之类的,只是例行交差事宜而己,但我对虎穴考查中的一举一动都会有计划,然后有目的地行动,是不空头行动的,但这个暑假里由于天气是我计划的步骤中的重要因素,因一时疏忽,终于英名扫地,被迫终止。

     

    当时父亲是极为愤怒的,他执行了拳打脚踢的动作。幸好三姑姑聪明。事先把我叫到她家里。这样,在生死攸关里脱离死亡的危险。为什么要这样讲呢?因为我爸是当过兵的,不消多少拳脚我就哀哉矣,但是三姑姑是奶奶的女儿,虽然还得叫我爸爸为哥哥,但她却是我奶奶去逝后唯一能保护我的人,能保住我的人。所以我为了考查任何人都不好打扰,虽未告知考查中任何的事情,但她总能在我最危险的时候赶到,换救危亡,力挽狂澜,把事情合情合理地处理下来。这一次我是非常严重的,虽然是第一次严重到的这种程度,但当时的影响确实不好,闹动了大多数人但当听到说叫我三姑姑来,我便喜不自胜,知道救星将来,自然满怀信心决定将考查进行到底,但是当时被困住了,不能全身而退。突然敏捷一思,觉得《鬼神论》中尚差一笔。于是便故意将他们的思维向鬼神这一边牵引。我不料竟有所成功。不但补足了《鬼神论》的一笔,而且摆脱了我的危地险境。因为我不可久困,如果等到我爸回来我可就玩完了。真是天无绝人之意,地无毁程之思。但后来被关在家里,如同监禁,也实在难受,倒有了一片创作的空间。也不知等了多久才得以摆脱。

     

    虽然在这期间受过了极多的委屈,但更坚定了我反鬼神,反封建思想的意志,也为我的学习、生活、工作奠定了极大的基础,使我面对人生的胆量更大,使我更有勇气为人生的价值而奋斗。正所谓是:艰难困苦励心志,苦熬方能肩大任。这使我更相信: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乏其身,行拂乱其所为。同时为我的思想意识的进步做出了巨大的贡献。

     



    上一页:激情满怀风云变 拼搏一朝空争斗 下一页:爷爷水中逝,家中起内乱
    
    全部评论(0)